比分365,足球比分直播

湖北20年累计退耕还林超2000万亩 年涵养水源达21亿立方米

我省20年累计退耕还林超2000万亩

年涵养水源达21亿立方米 超180万户农户直接受益

  

  图为:神农架木鱼镇青天袍村,山清水秀,云雾缭绕,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强村。(汪彤、文洁 摄)

  森林的一项重要功能是涵养水源,保持水土。9月9日,记者从省林业局获悉,自1999年以来,湖北已累计完成退耕还林任务超2000万亩,其中坡耕地造林629万亩、荒山荒地造林1086万亩、封山育林39万亩、巩固成果后续产业基地263万亩,每年产生生态效益价值超700亿元。

  1998年特大洪灾之后,根据党中央、国务院部署,封山育林、退耕还林成为灾后重建、整治江湖的重要措施。1999年至今,多个省份先后启动两轮退耕还林建设工程(1999年至2006年、2014年至今),从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出发,将易造成水土流失的坡耕地有计划、有步骤地停止耕种,按照适地适树的原则,因地制宜植树造林,恢复森林植被。

  我省退耕还林自1999年开始试点,2002年全面铺开,工程区主要集中在三峡库区、丹江库区及武陵山区、秦巴山区、大别山区、幕阜山区等生态地位重要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,国家累计投入超200亿元。

  经测算,退耕还林工程使我省森林覆盖率增加了7个百分点,活立木蓄积量增加了3000多万立方米,每年通过森林涵养的水源达21亿立方米,固碳释氧1430万吨,生态效益体现在减少水土流失、增加土壤肥力、增强森林碳汇、净化大气环境、提高生物多样性、降低风沙侵蚀等多方面。

  退耕还林是生态工程,也是民生工程,是助推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的有效抓手。统计显示,第一轮退耕还林涉及我省95个县(市、区),直接惠及171万农户、657万人,通过落实直补政策,退耕农户人均直接政策性增收2861元。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涉及全省33个县(市、区),覆盖大别山区、秦巴山区、武陵山区、幕阜山区等重点贫困地区符合政策的工程县市区,惠及建档立卡贫困户11万户、37万人,户均增收5575元。

  各地还抓住退耕还林有利机遇,发展退耕还林+旅游、退耕还林+特色经济林、退耕还林+林下特色种养等后续产业,引导村民通过直接经营、参与务工、流转林地等方式,增加经营性收入、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,调整优化了农村产业结构,形成一大批特色专业示范村,提升了农村活力。统计显示,退耕农户人均纯收入增幅高于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3.1个百分点,实现了森林资源、农民收入、生态承载能力“三增”的综合效益。(汪彤)

  

  为大地增绿 助百姓生财

图为:秭归县郭家坝镇王家岭村村民采摘脐橙。(郑家裕 摄)

图为:宜昌市夷陵区邓村乡邓村坪村由坡地改造的梯田茶园。(张国荣 摄)

  退耕还林工程,资金投入多,建设规模大,群众参与程度高,既是一项重大生态工程,也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。

  退耕还林,改变的不仅是山水,也为贫困山区老百姓铺就一条新的生财致富之道……

  非退不可 该还生态欠账了

  1999年冬,得知要开始退耕还林,秭归县郭家坝镇烟灯堡村村民郭启仑感觉已到了非退不可的时候了。他说:“山上都是坡,也没什么(植被)挡着,一下雨,泥沙往下直冲,到处都看不得……”

  秭归,三峡库首第一县。全县25度以上坡耕地面积占到耕地总面积一半左右。当地人说,坡耕地是在山坡上地面平整度差的旱地,跑水、跑肥、跑土严重,作物产量也低,本质上就是劣田。但为了生存,村民不得不种一些苞谷、小麦、红薯、洋芋……坡耕地渐渐被开垦出来。

  坡耕地的耕作面积越大,水土流失越严重。结果就是泥沙直接进入三峡库区,造成生态隐患。据测算,当地70%的泥沙源于坡耕地。

  神农架林区、恩施、利川、秭归、长阳、竹溪、竹山……被纳入退耕还林工程区的地区,多半生态地位重要却自然灾害频发。

  再也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!

  1999年,秭归纳入我省首批全国退耕还林试点,开始沿三峡大坝周边、沿库区城镇开展植被修复。20年过去,该县累计投入资金8亿元,完成退耕还林61.3万亩。一片片濯濯童山,变成了秀美山川。原本风一吹就尘土飞扬的郭家坝,如今漫山遍野披上绿色。

  秭归县林业局局长鲁邦群介绍:“通过退耕还林,全县水土流失面积由退耕前的1408平方公里下降到743.65平方公里,平均每年少向长江排入泥沙46万吨。”

  退耕还林,确保了三峡水库一库清水,为荆楚大地生态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生态好了 农民富了

  从前开垦坡耕地,说到底还是经济贫困、产业单一。要解决退下来的问题,必须先解决农民退耕之后的基本生活保障。

  秭归县将退耕还林与脱贫攻坚紧密结合,在项目安排上优先贫困村和贫困户。全县先后在180个村实施退耕还林,发放补助6亿元,1.3万建档立卡贫困户直接受益。“退耕还林就是好,国家给补贴,还教我们改良品种。”郭启仑今年69岁,种了一辈子脐橙,可说起上世纪的秭归脐橙,他直摇头。问及现在怎么样时,他立即笑容满面。“我家原来的4亩坡耕地后来全部改成果园,现在种的品种叫伦晚,去年卖五块五一斤,一年下来能挣好几万元!”

  据介绍,秭归县选择脐橙、茶叶、核桃三个主要退耕树种,发展高效经济林38万亩,形成“两果两叶”农业产业格局,三大主导产业年产值突破50亿元。秭归脐橙、九畹丝绵茶、秭林1号核桃等特色农产品已成为农民稳定增收的“黄金果”“黄金叶”。

  山川绿了,生态好了,乡村美了,农民富了,这是退耕还林后荆楚百姓的共同感受。

  神农架木鱼镇青天袍村,曾经过度采伐,毁林开荒,实施退耕还林24万余亩后,坡耕地变成了茶园、板栗等经济林、景观林,退耕户开起农家乐,卖起土特产,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强村,户均增收2.76万元。

  绿染山川 铺就新路

  退耕还林调整了农村产业结构,培育了生态经济型的后续产业,让绿色发展理念在工程区落地生根,为贫困山区可持续发展铺就了一条新路。

  竹溪县林业局局长李善平告诉记者,以前,不少山区农民开荒开到悬崖边,种地种到江河口。退耕还林后,各地政府积极引进和培育龙头企业、专业合作社、造林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,发展新产业,生态地位重要的区域水土不再流失,山脚下就能打上淤地坝,建成耕作条件更好的农田。同时,当地林业产业发展迅速,很多工程区林茂粮丰,产业结构更趋合理,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一组数据足以印证李善平的说法。

  神农架林区将退耕还林与调整农村产业结构相结合,大力发展森林旅游、乡村旅游,2018年接待旅游人数超千万人次,旅游经济总收入达到58亿元,全区近60%的人从中受益。

  十堰市通过实施退耕还林兴建核桃基地120万亩、木瓜基地21万亩、油橄榄基地4万亩,培育省级龙头企业近50家,年销售收入25亿元,带动农户30万户。

  恩施市采取“公司+合作社+基地+退耕户”的经营模式,引导退耕户以短养长,发展林药、林菌、林菜等产业基地12万亩,年产值3亿元,带动2000多贫困户增收。

  竹溪县结合退耕还林工程,培育壮大茶叶、木本药材、核桃、板栗、木瓜等特色产业。新发展茶叶基地12万亩,全县茶叶年综合收入达到100亿元。还实现了人栽树、树蓄水、水发电的良性循环,实现年发电收入3000万元。

  退得出,还得上,稳得住。2018年,原国家林业局对我省前一轮退耕还林核查结果显示,退耕还林面积保存率99.77%,林权证发放率98%,建档率100%,管护率97.6%,成林率100%。(汪彤

责任编辑:姚盼